搜索

客服热线:0731-84258080     会员登录 | 注册

十年“老友记” 钢材期货与产业共发展

  2019年是螺纹钢期货上市十周年,十年来螺纹钢期货伴随着中国钢铁产业的蓬勃发展,已成为全球最活跃的商品期货品种之一。业内人士表示,以螺纹钢期货上市为起点,黑色期货品种日益丰富,期货给钢铁企业的采购、销售和经营带来了深刻的变化和深远的影响;螺纹钢期货上市十周年,是引领钢铁业产融结合的新起点。

  价格波动 戳中钢企脊梁

  如果说石油是工业发展的血脉,钢铁就是工业发展的脊梁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和消费国,钢铁工业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重要支撑。

  那么,谁又在支撑钢铁工业脊梁呢?最主要的当是钢铁企业。钢企处于钢铁工业的核心和中枢的地位。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2月底,我国从事黑色金属采选业、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的企业共有6251家。2018年,我国粗钢产能达到或超过1000万吨的钢企已有22家。正是庞大的钢企集群,在推动钢铁工业持续向前发展。

  这样一个群体,却不得不面对一个尴尬的现实——钢企是“两头在外的加工企业”,上头的矿石、煤炭、合金、废钢等原燃料价格与下头的钢材之间的购销价差,构成了绝大多数钢企的主要利润来源。钢企经营效益对这两头高度敏感。

  “钢材价格与原燃料价格直接决定钢厂利润空间。”马鞍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期货管理室付万桂经理在2019年第一期(钢材)产业培训基地培训活动上表示,从原料采购到钢材销售完成,大型钢企一般需要1-1.5个月的周期,期间两头市场价格的波动对钢企经营影响至关重要。

  偏偏这两头的波动都很大。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编制的铁矿石价格指数显示,2016年10月至2017年2月,指数在不到4个月时间上涨了将近60%,然后又在接下来的4个月将涨幅尽数回吐。这种情况并不鲜见。此外,焦煤、焦炭价格反复波动是常态。钢材价格亦不例外。国家发改委公布的钢材价格综合指数显示,2011年8月指数最高为135.17,2015年12月最低跌至55.35,到2017年12月最高又涨到124.05。

 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,在已披露2019年一季报的钢铁上市公司中,有不少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,而原燃料价格上涨与钢材价格下跌被视为“背后推手”。马钢股份就称,今年一季度钢材价格下跌,前3个月国内钢材价格指数均值108.14点,同比下跌4.75%;但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,1-3月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均值290.02点,同比上涨11.93%,铁矿石等原燃料价格上涨,致使公司钢材产品毛利较上年同期减少。

  重庆钢铁一季报指出,公司大力推进成本削减计划,各项费用有效控制,工序成本同比下降1.4亿元。然而,一季度钢材价格下降及销售运费增加导致公司减利2.6亿元;原燃料价格上涨,导致减利0.89亿元;一季度公司实现利润总额1.52亿元,同比下降56.7%。

  “企业面对市场的下跌,有时候光靠降成本难以改变亏损的局面。”付万桂称,在没有运用金融工具进行套期保值的情况下,钢厂的利润难免跟随钢材价格大幅波动。

  这一背景下,钢材期货应运而生。

  经受洗礼 铸就套保决心

  2009年3月27日,钢材期货合约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,首批上市的是螺纹钢和线材两个品种。据上海期货交易所公布,当天拿下螺纹钢期货上市第一单交易的正是马钢股份(卖出)和一家东北的钢贸商(买入)。代表马钢下这第一单的不是别人,正是付万桂。

  马钢2018年粗钢产量1964万吨,在全国排名第9位。据马钢股份总经理助理章茂晗介绍,马钢是国内最早接触期货和参与钢材期货的钢铁企业之一,从苏州商品交易所的线材期货,到2009年螺纹钢期货的上市,马钢均是率先参与其中,并完成了螺纹钢期货上市的第一单交易。

  和大多数产业客户一样,马钢对钢材期货的参与,也经历了一个从相知到相熟的过程。

  据付万桂介绍,虽然在钢材期货合约设计过程中,马钢就曾提出过意见和建议,上市后又完成了螺纹钢期货第一单交易,但公司真正建立套保制度和组织架构、加大对钢材期货参与力度还是在2015年之后。

  “经受了市场洗礼,更加铸就开展套期保值的坚定决心。”付万桂称,从2016年起,公司建立多种类型的套保模型,逐渐扩大套保交易规模,并不断完善套保操作和风控体系。

  据了解,针对钢企主要面临的三大风险点:原燃料价格波动、钢材价格波动以及这两方面共同导致的企业利润大幅波动。马钢相应制定了买入原燃料、卖出钢材以及买原燃料同时卖出钢材的多种套保策略。运用期货进行套期保值,锁定采购价格、销售价格或订单利润。

  章茂晗在此次培训活动上表示,虽然钢材期货与现货之间的价差很大,但二者的中期波动方向和幅度保持基本一致,这为钢铁企业进行期现结合套期保值提供条件。近几年来,马钢在期货市场进行了20多个项目的套保交易,针对库存的上升卖出钢材期货,为现货库存“保价护航”;根据锁定价格的长期交货订单,在期货盘面上买入对应的煤(焦)矿,锁定该批钢材订单的生产成本和订单利润。“特别是针对焦煤和焦炭的供给侧改革对市场价格的影响,我们通过买入焦煤和焦炭期货,提前锁定采购价格,累计为公司降低采购成本1.24亿元。”章茂晗称。

  章茂晗还称,期货价格为钢企制定出厂价格和采购价格提供参考,也是钢企与上下游企业进行价格谈判的依据。期货价格还可以指导企业的经营和进行库存管理。

  十年老友 产融结合掀新篇章

  十年前呱呱坠地的螺纹钢期货,如今已经成长为全球最活跃的商品期货品种之一。

  根据中期协统计显示,2018年全年,螺纹钢期货累计成交额为20.17万亿元,占全国份额的9.57%,累计成交量为5.31亿手,占全国份额的17.53%。无论从成交量还是成交额来看,螺纹钢期货都是期货市场最大的品种。

  上海期货交易所商品一部有关负责人近日在2019(第三届)中国钢铁产业期货大会中表示,十年来螺纹钢期货伴随着中国钢铁产业的蓬勃发展,市场运行平稳,功能有效发挥。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市场流动性充沛,影响力日益提升。螺纹钢期货上市以来,交易规模逐年递增,已连续5年成为全球最大的商品期货品种。二是套期保值功能有效发挥。一大批钢铁企业通过套期保值将价格风险转移出去,实现了稳定生产经营、锁定成本和利润的目标。三是期货价格与相关市场指标高度相关。上市至今螺纹钢期现价格相关性高达0.9以上,已成为现货贸易定价的主要参照。四是促进产业结构优化。钢材期货交割执行的品牌注册制度,提升了生产企业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,增强了全行业对产品质量的重视。

  这一成绩,足以让海外同行侧目。要知道,国外钢铁类衍生品很少有成功的案例。据业内专家介绍,英国LME、美国NYMEX和CME、新加坡SGX以及印度多种商品交易所、迪拜商品交易所、日本中部交易所都曾推出过钢铁类衍生品,但大部分都不活跃,有的已摘牌。

  究其原因,这与钢铁生产、消费、流通企业和机构投资者广泛参与密切相关。越来越多的钢铁企业选择通过期货市场套期保值,规避市场和价格风险,黑色期货逐步成为钢铁产业链相关企业日常购销管理的重要参照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从2009年3月螺纹钢期货上市算起,在过去的10年,黑色期货品种日益丰富:2011年4月,焦炭期货在大商所挂牌交易;2013年3月,焦煤期货于大商所上市交易;2013年9月,动力煤期货登陆郑商所;2013年10月,铁矿石期货在大商所上市交易;2014年3月,热轧卷板期货合约在上期所开始交易。

  “从螺纹钢期货的上市,到煤焦矿和合金的集体上市,期货给钢铁企业的采购、销售和经营带来了深刻的变化和深远的影响。通过生产商、贸易商、用钢企业和投资者等多方力量共同交易形成的期货价格,是一个公开、公正和公允的价格,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规避价格风险,稳定日常生产和经营提供了丰富的保值工具。”章茂晗表示。

 首   页  |   关于我们   |   资质荣誉  |  投研团队  |  组织架构  |  联系我们

Copyright@2015.深圳汇智融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备案号:粤ICP备15084487号   

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   法律顾问:湖南弘一律师事务所